没有冒险,真后悔

没有冒险,真后悔

1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没有冒险,真后悔   邻居的老人真慈祥,真安静,包括他的生活。    阳光洒下来,星星点点。老人端坐在葡萄架下,似乎在细细地嗅阳光的芬芳,享受被阳光晒暖的。我被诱惑了,走近他,跟他聊天。都说沧桑的老人是一本的书,我要看看他的绚烂,学学他的慧心。    老人知道我是一个沉默的人,现在这么亲近他,是有所求,或者对他的有神秘的想像。他也知道我是一个沉陷文字的人,喜欢读书,默默地写些文字。他叫出了我的名字

却道天凉好个秋,创作者:Tc花无语

却道天凉好个秋,创作者:Tc花无语

1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一夜之间的台风似乎把北方的凉爽带到了这个小镇。早上开窗,凉风习习,树叶嗖嗖作响,似乎贾萱“知道了愁的滋味”然后感叹:这是一个凉爽的秋天! 是的,秋天是四季循环中不可忽视的角色。虽然还不能绿到捏一把浓浓的绿汁,但还是有成熟的金黄色衬着粉底,所以总让人感到自豪和惬意:经过春夏两季的忙碌和辛苦,终于在一个季节里获得了粮食丰收,可以安心休息,度过剩下的漫长时光。就像一个刚到中年的女

醒来好想你语录

醒来好想你语录

1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第一,我习惯在手机上偷偷打开你的照片,我们的回忆若隐若现。习惯了等你挂断再让你的手机默默失眠,因为我不想让你听到电话那头冰冷的接地气;习惯了把手机放在身边,生怕错过你的一个念头;习惯了手机时间,你忘记了时间,生怕在你需要我的时候,你不会及时出现。 第二,不要拿我和任何人比较。我不是任何人的影子,也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三、你就像我嘴里的牛奶。我又渴又饿又困又累,但你帮不了我,只能暂时。 四、我的爱

漫游七星河湿地:创作者:文俊

漫游七星河湿地:创作者:文俊

16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七星河湿地公园是新开发的国家级湿地公园,于2016年9月开放迎客。开园不久,我去过一次,印象还不错。这位华商乡村游(雪豹户外)组织了一次七星河观光游,很高兴跟团去。 七星河位于宝鸡市扶风县。据说河床的形状像天空中的北斗七星,所以被称为七星河。七星河湿地公园沿河而建,主要包括七星河镇和沿河两岸的风景。七星河镇是一个新建的仿古街区,包括民国街区和人民公社街区。主要经营西府小吃,是一条古色古香的小吃街。

清新 真正爱你的男人,在你面前总像个孩子

清新 真正爱你的男人,在你面前总像个孩子

18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1.人生的悲哀在于你遇到了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他是你的一切,但是,你不能留住他。 2.其实你并不爱我,只是碰巧遇见了我。 3.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就是愿意花时间陪你的人。 4.爱上一个人需要多久,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爱你一生,你永远不会忘记。 5.幸福意味着如果你握着右手,即使你失去了一切,你也不会害怕。 6.我们的爱情,就像得了重感冒,让人疲惫不堪。 7.有没有一个人一直活在你心里,没有离开过

雷电;写文:红儒

雷电;写文:红儒

18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倚九天之剑【/br/】【/h/】斩九渊之蛟【/br/】【/h/】培养浩然之气,拯救世界【/br/】【/h/】存日月之精,是九重【/br/】【/h/】地狱之火,千锤百炼【/br/】。探路干坤 ,呼风唤雨,鬼神拍照 。全能的狩猎会毁灭世界。撒旦肩并肩,冲向天空。狱火龙腾空而起,横扫天竺 。天塌下来了,鸟兽在动。云是暗淡而迷人的。腐朽的火与风暴【/br/】【/h/】】阿尔卑斯山的众神惊慌沮丧【/br/】

峡山的夜晚,笔者:朱建霞

峡山的夜晚,笔者:朱建霞

19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一个 夏瑶山,水边的红光,在幸福的人群中,谁是无人行走的邻人? 像水上游行一样,它被映红了。是谁激动的脸? 无知闯进了霞山的夜晚,一道光融化了我心中的寒霜; 一道闪光抵挡住了苦苦的寻找; 一道闪光,隐藏了流浪世界的执念。 我看到夜晚的春风吹过霞山,明清时期的温柔、大方、炙热,都在光的怀抱里。光,植入了春天的气息,覆盖了夜晚的微寒;光让世界变得透明。看另一边。灯,明亮而温柔,似乎已经浸在霞山的水中,

深夜,触摸自己的内心,发文人:仙岛石

深夜,触摸自己的内心,发文人:仙岛石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深夜。安静。孩子们的胡言乱语。总有一种沉默在回响。熟悉的夜晚。熟悉书写,离开键盘屏幕的冰冷和闪烁,那支笔让我瞬间燃烧。十年,或者更久。伴随着光秃秃的钢笔,他们在深夜静静地游荡。厚厚的书。厚厚的笔记本。静静地等待,在漆黑的夜晚很难遇见月亮。孩子的呼吸均匀而轻柔。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一股柔情。那些鼻息和呼吸,以及不经意间伸出的手或腿,击中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突然,坚硬冰冷的外壳悄然坍塌,冰也融化了。

母亲在远方,创作人:韩浩月

母亲在远方,创作人:韩浩月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电话。来电者姓名只显示一个字,“ Niang ”。 我用手机二十多年了,我妈打电话不超过五次。她换了号码,不告诉我。每次打开通讯录看到“娘”这个词,我就猜测她的号码会不会因为欠款或者其他原因变成别人的。 我妈妈的新电话号码总是由我姐姐转给我的。这些年来,我更新过妈妈的手机号码好几次,但每次更新后,我都没有打过电话去核实那边接电话的是不是她。 总听人说

记忆中的味道—-粘豆包|发文人:真水無香

记忆中的味道—-粘豆包|发文人:真水無香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冬天很冷,年关将至,年味越来越浓。 在辽西的山村,一进入腊月,就有一种家家户户都离不开的美食。在和附近的人打招呼时,他们会问你家淘了几桶米,或者明天请人来家里帮忙装豆袋。“淘米”是辽西山村最常见的豆包名称。 虽然粘豆包不是汉人发明的,但在关外的白山黑水一带,满族特色的豆包几乎是各族人民共同的文化遗产。当寒风越来越紧,大地冰封的时候,粘豆袋的圆柱体不多是不可想象的。 说起豆包,除了做大酱之外,豆包可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