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24)  心情随笔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数不清我陪丁老回天台多少次了。那天我在华东医院看望你的时候,我们都为你欢呼,说你不能放弃,你要有信心,等温度正常了,我们就陪你去天台。你点了点头,但听到要回天台的消息,你并不感到高兴。

十月底的一天,十多位朋友聚集在城隍庙的绿波画廊。我们打电话给你,告诉你如果你病得太重就不要来了。但你坚持要来:我还是想见见我的朋友。那天,你像往常一样和大家握手聊天。我知道,你是在努力精力充沛,因为我发现你差点没动筷子。你说,药饱了,我再也吃不下好吃的了。谁知道,这是你最后一次出院。

一边用水土养育另一边。你在上海以写作、写作和联想诗歌的能力而闻名。什么样的风景让你成为人才。当年陪你回天台的时候,让我惊讶的是,你出生的环境极其恶劣,这一点在你后来写的《我的三个母亲》中有详细的描述。你非常爱你的家乡。这么大的年纪,但凡有人去天台,你都会陪着你爬上爬下,去参观石梁瀑布、云顶杜鹃、kokuseiji、铁皮石斛基地。那一年,天台相关部门邀请你回天台参加座谈会。你小心翼翼地写了你的演讲稿,但没有说出口。只有几位天台大佬受邀在会上发言。听到这里我们都很生气:你是天台的名片,你是天台的资源。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你呢?但是,你很冷静,无论大事小事都会继续为家乡服务。

每次去天台,每次去kokuseiji,每次和大家交流我学到的东西。我说,如果当时主持的封干禅师不识人于眼,让寒山和接寺规矩,他们两个就不会有一千多年的哲学经典对话;同样,没有泰州刺史、既懂文化又不搞君臣之事的邱秋音,他也不会抄录韩山人写在墙上、石头上、树上的不礼貌、羞辱自己的诗,也就没有今天的《韩山子选集》。受过良好教育的官员是当地的圣人。老丁,你也是这片土地上耕耘的圣人。

Kokuseiji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隋代有一棵李子树,靠墙生长,样子很丑。几千年来,它每年开花结果,这是极其罕见的。我常常看着这个毫不起眼的梁美薇出神,它见证并陪伴了历史上无数知识分子登上天台。

你总是自称新松江人,说松江是你的第二故乡。很多人好奇问你为什么这么偏爱松江。你说松江人从古至今做事说话都有文化印记。你的文章总是从松江报开始;松江有人让你写序言,你总是答应。你说,我有义务为松江工作。那一年松江邀请了20位上海著名艺术家来写松江。著名艺术家各自引领话题,分别写作。我们对你说,丁老,去偏僻陌生的五社农园,在那里呆上四五天。你保证,跟着接待员走。谁知道,第二天早上我还没上班,五河农业园区宣传委员就来敲我的门,把你写的《五河夜思》稿子递给我,说你昨晚一夜逛了好多地方,半夜才开始写,现在任务完成后你已经回上海了。看了那篇美文很震惊:一个老板编的基本功,一个大作家的能力出现了。天台旅游资源丰富。你让松江旅游委的娄建元和天台旅游总监见面交流经验;有一次你递给我一个信封,说:“我把这张旅行纸剪下来,给娄建远看。不知道有没有用。也许松江可以从这种情况中吸取教训。”。松江在大仓桥下重修了一座寺庙,并在寺庙前的河边修建了一座孟姜阁。亭子里有两对对联,大家写的时候意见不一,只好请你出去了。很快,两副对联就创作出来了,其中一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惊讶:“青石深情而可怜,但寒衣无处寻魂”,将孟姜女传说中的两个典故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一起。你对松江的了解和熟悉令人钦佩。

你八十大寿,我们做了两个大喷绘,上面写着“小丁,八十后”。那一天,高式熊、楚水高、刘成以及市楹联协会的几位名家前来为您庆生。你是多么高兴,说,我从来没有过生日。小时候家里穷,结婚也拿不到。我们说在你八十五岁的时候庆祝你的生日,每五年举行一次,直到一百年……

现在你远了,每次想起你,总觉得你是梁美薇,天台的国公,默默无闻地展示着天台的形象,奉献着自己的成就。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43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