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小时前  亲情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方圆凤凰岛,几十英里。为了在河里生存,也为了保证旱涝丰收,在毛泽东时代,大陆上勤劳的人们只是把双手扛在肩上,在大陆四周筑起几十道堤坝,建造了一个山水荒芜、建筑运输、鸡犬相闻、其乐融融的水世界。

堤外是河流的外滩,是河流四季不断变化创造出来的。在外滩,水是丰沛的,但水是干涸的,所以它改变了形状,但它无形中保护了大堤,构成了外滩独特的风景和丰富的资源。每年春天,春风就像一个格外深情的女孩,尽情地撒着小雨。几天后,草长得茂盛,外滩变成了天然的绿色毯子。但是,春姑娘还是意犹未尽。她身上还绣着银色的雨线,一个五彩缤纷的春天在这条绿色的毯子上盛开。绿色的蜻蜓不知从哪里飞来,成群结队地飞舞,围着一束花哼唱。他们只是盯着一束花,花笑着点点头。他们似乎很欣赏花的深情,翘着翅膀飞向远处的绿树。几场汇聚在洲弯上的雨,在外滩的绿草上流向长江,勾勒出一幅独特的外滩画卷。

春姑娘不仅给大陆带来了多彩的春天,也带来了期待已久的鱼季。一年的捕鱼已经开始了。大陆上的渔民扛着两根竹竿交叉弯曲而成的渔网,挥舞着长竿孕育出的三角,踏上绿草如茵的毛毯。在白水和浑浊河水的交界处,他们放下渔网,用三角杆在水下行驶。三角形的竿到了网边,他们立刻下了网,网底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小鱼,渔夫脸上的笑声仿佛刚刚制造了麻烦。

这些小鱼,叫杂鱼,特别好吃。渔民不卖。“与其在朝鲜当首相,不如在家烧个灶”。这是欧洲大陆的鱼菜。铁锅里用香菜籽油“兑”抓鱼,然后“突然”长时间用炭炉,鱼香味慢慢溢出整个大陆。和鱼喝一点酒,偶尔拉着家里的女人喝一杯,或者用筷子蘸饮料,一点点无理取闹的孙子的嘴唇,惹得他孙子咧嘴一笑,迅速拎了一条已经酥了粘了的杂鱼,送到他孙子嘴里,哄骗他。这是多么欢乐的一幕啊!

”三月泛滥,四月干枯“。春天,长江变幻莫测。当上游客水遇到当地来水时,长江逐渐变满,外滩与暂时增长的外洲形成一条短内陆河。河水的脚印一天天爬上外滩。大陆上的人都知道,客水来了,河里的大鱼会跟着淡水走,大鱼会吃外滩的草,正是钓大鱼的好时机。但是大鱼也是小偷,没有办法抓住它们。然而,人们的方法是无穷无尽的。一天早上,河里的雾正在扩散,一艘小船溯河而上,拖着一只刚刚被宰杀的山羊。船缓缓行驶,直向外滩的内河驶去。大鱼闻起来有鱼腥味,会动。很快,河水追上了大鱼,一个头,两个头,鱼的嘴伸出水面,直直地朝着散发出鱼腥味的山羊游去。越来越多的大鱼正在赶上来。黑鱼的背和嘴很壮观。鱼及时跟随着两条平行的渔船,在渔船之间拉动拖网,跟着鱼进入内陆河。当我们正要进入内河底时,领鱼的船转过头,把大鱼一起围住了。船上的人喊“哦,呵呵,呵呵”长竿不停地打水,吓得大鱼掉头就跑,却正好撞在后面的拖网上。船上的人熟练地拉起网,收网,大鱼终于跳进了船舱。尽管他们跳上跳下几次,小屋很快就挤满了院子。大陆上的人们唱着大陆独特的歌,摇着桨向码头走去。捕获的大鱼根据它们在码头的颜色卖给了一直在河边等待的鱼买家。

早些年,桃花还在水里的时候,这样的田地里还能捕到鲥鱼。好的渔夫不容易卖给别人。我经常让家人在码头等候。当炭火升起时,我杀死码头上的鲥鱼,并在河里煨它。当我把它摘回家时,鲥鱼可以一口老酒吃掉它。

撤退的月份又来了,河水一天一天地往下流。鱼跟着水到了水的深处。了解鱼的性质和水,大陆上的人都在鱼的航道上,一路上,他们都配备了拉大鱼的扳手。拉锤子很辛苦。我们应该抓住时间,日夜等待,继续拉锤子。“拉,拉,拉一条18斤的大鱼。小鱼自己吃,大鱼送隔壁”。老歌只能在嘴里默念。因为鱼在晚上听到声音,看到光,它们就逃跑了。这一小时将会白白浪费。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4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