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网络短文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夏天到了,小镇的夜晚和白天一样热。朋友说她叔叔叫我们回老家抓沙蚂蟥煮粥。这时,家乡的海滩上有无数的沙水蛭。

既然这样,我们就和海上的夏夜约会吧。

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远离小镇的炎热,来到海边。海风柔和,迎面吹来一些腥咸的空气,凉爽舒适。夜海中,海面极其平静,白天看不到纯蓝,但看不到边缘。事实上,在白天,这片广阔的海洋是我们肉眼看不清楚的。

卜儿穿着白色背心,肩膀上肌肉发达。他在前面带路,但手电筒在我手里。走这条路,卜儿没有眼睛,路在他心里。

卜儿曾经是一个老渔夫。十年前,他用攒下来的钱做了水产养殖,成了一名农民。前两年,天气不错,我赚了一些钱。但在那之后,连续三年,每次虾要上市的时候,都会遇到虾病。虾没了,卜儿颗粒没收获,还欠了一大笔饲料钱。卜儿的儿子在外打工,他告诉儿子不要再打工了,把虾池租给别人,慢慢还了欠的饲料钱。但是卜儿仍然坚持养虾。他说,不管他信不信,他,一个在大海上打拼了几十年的老渔夫,会被养虾难住。

这几年,朋友们没有告诉我卜儿的虾池是否盈利,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刚要问,卜儿突然喊了一声,哇,这里有这么多沙水蛭!我们直到现在才看清楚,脚下的沙滩上不时有沙蚂蟥在逃窜。

沙草,招潮蟹的学名。它们又小又聪明,一年四季都喜欢在沙滩上的小洞里安家。仲夏对他们来说是最艰难的时候。晚上的沙滩上,依然有白天的热气,人们走在上面,隐约感觉脚热。小沙蚂也受不了热,都想从“家”溜出去,到外面凉快凉快。这种正常的愿望是给那些觊觎它们的人的,也是抓住它的绝佳机会。这个时候,如果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开着明亮的大灯,在前面追赶,另一个人手里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竹竿,在不远处慌慌张张地等着他们靠近,然后狂扫,可怜的小生物一个个被扫走,分不清东西。此刻,你跑得更快,抓住它们,扔进你旁边的桶里,这很容易。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平时不怎么运动的人来说,走在柔软的棉花沙滩上,每一步都是艰辛的。况且又是漆黑的夏夜,很难轻易跟着沙蚂出去。

但是卜儿可以。

卜儿把他的白背心扎进短裤,拿了一根事先准备好的长竹竿,像一个战士一样,他跟着沙蚂蟥一起跑,毫不留情地向前横扫。只扫了一小会儿,就有不少被招“的沙蚂”倒掉了。他又放下竹竿,整齐地捡起来,扔进桶里。就这样,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有超过一半的桶被缴获“”“”。这么多的沙蚂,在桶里挤来挤去,吵吵闹闹,有的张牙舞爪,有的不知所措。我们跟着二叔,只有呼吸。

当我问卜儿累不累时,卜儿哈哈大笑说:“小菜一碟。”。当我感到惊讶时,我暗暗钦佩卜儿的体力。你知道,他已经是个老人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忍不住好奇,问了一下卜儿的近况。我朋友先告诉我的。

事实证明,卜儿的虾池赚了很多钱。当他坚持养虾时,他没有钱周转,于是他去银行贷款。从选虾买饲料,到每天喂虾喂氧气,他都是自己一个人照顾。不管他有多忙或多累,他都不皱眉。在业余时间,他还阅读养殖书籍,研究虾病。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养虾方法。

卜儿真的不简单!我真心佩服。

卜儿摇摇头,又笑了起来。朋友们忙着补充,卜儿有些不简单的地方!邻居的养虾场遇到了困难。邻居知道卜儿这几年赚了一些钱,就向他借钱。他二话没说,借给了别人3万元。当他遇到困难时,他向邻居借了3000元,但他们拒绝了。说借给他,一个老人,然后拿什么回去?表哥气得吃不下饭,说他这种人现在都快不行了。

我笑着怀疑地问卜儿,他是否真的一口气借了几万元。二伯依旧是呵呵笑着说,哪个人不会遇到一些麻烦?再说,借点钱算什么?如果你向卜儿借,无论如何都要给!

那一刻,我的心微微颤抖。

世界很容易被岁月征服,但第二个人用他的豁达和爱征服了岁月。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41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