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前  精选诗歌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蜜蜂

文本/李可振

那是星期天中午,我和爸爸去一家餐馆吃饭。吃好之后,我们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一只大蜜蜂飞了起来,盘旋了几圈,最后停在一个又大又低的盘子边上,盘子里还剩下油、水和鱼片。

蜜蜂似乎不愿意离开有鱼香味的盘子,在盘子边缘走来走去。突然,它不稳了,有一半掉进了油里和水里。“妈的!”我紧张地盯着它。幸运的是,蜜蜂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淹死在油和水中,而是再次爬到了盘子的边缘。

它没有飞走。我发现它的翅膀被油和水弄皱了,所以它不能飞?我真的很担心。蜜蜂的脚步在盘子边上跌跌撞撞,好像有些人不省人事。它再次不稳定,再次落入油和水中。这一次,它没有力气爬起来,在油水里徒劳地挣扎。

爸爸救了这只可怜的蜜蜂,用筷子把它从盘子里拿了出来。但是蜜蜂不是爬行,而是蜷缩着。“它还能活吗?”我焦急地问。爸爸给了我最后一个我想听的答案:“油腻难活。”

我默默地看着它。它蜷缩得更紧,像一个黄黑交织线条的小球。我用筷子碰了一下,没动。再摸,还是别动。我知道,它真的死了。

我拿出一张卫生纸,把蜜蜂包好,扔进垃圾桶。在我心里,有一种悲苦的涟漪。

蜜蜂的世界

文/潘一林

今天,我靠在一棵大树上,用眼睛跟着一只飞翔的蜜蜂,进行了一次奇妙的旅行。

树在我眼前逐渐展开,展开成一片小小的绿叶,成为一片巨大的领地。我的眼睛被一只穿着黄黑色毛衣的蜜蜂吸引住了。它好像迷路了,绕着树枝转。经过几次寻找,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我跟着它进了蜂巢。里面的蜜蜂很忙,飞来飞去。

我告别了刚把我带到这里的蜜蜂,和一只工蜂出去了。只见它不慌不忙地在花丛中飞舞,聚精会神地采蜜。我不再打扰它的工作,转身停在一棵树前。在枝叶间,音乐家蝉正在举行音乐会。在树下,蚂蚁的兄弟姐妹们装在大包里搬家。过了一会儿,我和采完蜜的工蜂一起回到巢里。

大厅里突然起了波浪。原来侦察兵回来跳舞了。轻舞比所有人类的舞蹈都好。它们的身体非常柔软,每只工蜂都在仔细观察,因为它们知道它不是用来跳跃的,它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我看到许多蜜蜂忙着酿蜜,蚁后忙着下蛋。我也看到了很多……

我在不知不觉中游荡了一上午,但是鸟儿的啼叫把我唤了回来/

我想牵着你的手,去蜜蜂的世界里散散步。

蜜蜂的春天

文本/葛炎

院子很安静。阳光漫不经心地溜进来,落在一片新开放的鸢尾花上。鸢尾伸了个懒腰,阳光陡直地落进花盆的泥土里,但很久都没有起来。门口雕花椅子上刚刚有了一些颜色的眼睛突然又变得暗淡了。

是一只蜜蜂溜了进来,打破了院子的宁静。它斜着翅膀,在鸢尾上停了一会儿,绕着雕刻的椅子转了一圈。雕刻椅子上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地高兴起来。古老的雕花椅子发出奇怪的叫声,吓得蜜蜂飞回来一大圈。

他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看着蜜蜂跳舞,听着蜜蜂翅膀的颤动。他的脸上充满了喜悦。

他走进房间打了个电话:王木江,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一只蜜蜂来到我的院子里。我相信它会给我带来一窝蜜蜂。你应该马上给我做一个蜜蜂桶。

然后他又打来电话:李裁缝,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一只蜜蜂来到我的院子里。我相信它会给我带来一窝蜜蜂。请马上给我缝一个收集蜜蜂的面具。

他还没来得及放下电话,就拨通了一串号码:马阿姨,我家有几个手艺人。请过来帮我做饭。

然后,他接连打了几个电话。

老牛,你店里还有猪肉吗?给我几斤上好的腿心肉,找辆摩托车给我送来。车费由我出。

刘老板,送我两杯啤酒。家里有几个客人。

……

打完电话后,他回到旧的雕花椅子上,盯着不远处的鸢尾花。

蜜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走了。阳光懒懒地从院子的一个角落里闪了出来,房子里的电话静静地躺在那里。没人知道他给这么多人打过电话。

当然,总有一些事情他不知道。穿过老房子墙壁的电话线几个月前被老鼠咬了。采鸢尾蜜的蜜蜂一飞出院子,就被蜘蛛网逮了个正着。它再也不会来了。

蜜蜂和人一样

文/田

在田里努力工作也像忙着种地。太忙了,顾不上窗外的夏日风景。隐隐约约,有一种奇怪的颤音从我耳边传来。是头顶风道的余震,还是昆虫的窃窃私语?一个安静而又清晰的空间突然闯入了似乎有若无的嗡嗡营,原本专一的神经立刻被它钳制,变得不确定。下意识地走神去探索周围的动静,转角处,隐约感觉到了窗外传来的声音。仔细看,哦,是它——。一只蜜蜂用头触碰玻璃,振翅啜泣,却就是无法冲破透明坚实的“迷你墙”。

出于某种原因,蜜蜂会做这种蠢事:“进去很容易回去”,我忍不住笑了。俗话说,蜜蜂的工作在于采集蜂蜜。蜜蜂的美德在于勤奋。登上花顶是个谜。草虽远,心却不怒。然而,这一个是非凡的。它独自行走在世界上,不是为了采蜜;怀着不同的野心,你来寻求新奇。你能知道庭院幽深美丽,是治理的重要场所;这场演出需要茂盛的花草树木。青金,更香;竹条映雪,很少有趣。每一棵草和树显然都只是赏心悦目;一个接一个,有什么好聊的吗?真不知道,这个有心的小精灵被误认为是草长鸟飞的花海;还是故意脱离群体,聪明到这红尘禁地去寻找好奇心?

看着这只疯狂的蜜蜂,我在窃笑,我为它的不幸感到难过。反叛和分离已经误入歧途。你怎么能生出好奇心,飞到这个虚幻的窗口?事实上,像墙一样的巨大窗户只能推开一个从下面不超过两英尺高、不超过一英尺宽的缝隙。但是透过窗户窥探是无法满足视觉的,所以很难搜索发现。嚎叫,一闪念,鲁莽,看似胜利,却也绝望。估计这种奇怪而绝望的情况也吓坏了它,所以它不敢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冷静地徘徊,享受一次探访,因为这个局促的六合空间绝不是平日里贫穷而蔚蓝的广阔天空,落入花丛中。对进步充满犹豫;再出来不容易吗?误入歧途,回到错误的道路,撞上这场不幸的危机,甚至是走投无路。

不幸的是,蜜蜂,但可悲的是,人。然而,与一只迷路的蜜蜂相比,灵长类人类必须想办法拯救它。你看,这只蜜蜂用它与生俱来的执着,在坚不可摧的玻璃上寻找出路,并没有白费。其实窗户还开着,它的路线也没有消失。只不过它局限在不到报纸大小的玻璃里,很难上下搜索,就是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回头。镶嵌玻璃的合金框架只有三四厘米高,却发现有无法超越的翅膀。对此我一半是抱歉,一半是同情。希望它能退一步“ ”,或者看看这个世界,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但是蜜蜂是没有人性的,所以没有这样的思想。况且它的神经系统就像飞机结构一样,没有倒档,转不过这个弯,靠自己一直往前走。它的勇气可嘉,但无益的现实却让旁观者无法承受,以至于急欲入其腹。真有些愁其不幸,叹其未醒。无奈之下只好拿起一本杂志,轻轻推下透明墙,然后“大力”退一步。只走了一步,它就突然退出了困境,走出了围城。在他获救的那一刻,他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随即抖颤而去。他不是一眨眼就进入了广阔的世界。

蜜蜂终于回归自由,回归自然。可惜当时没有显微镜,不然的话,我早就看到了一张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有些骨伤的蜜蜂脸,早已笑破了眼泪。我们可以猜测这只怀着不同野心游走江湖的蜜蜂,从老虎口中“逃脱”时是多么幸运。至少“的记忆是长久的,“从布天高地和广”撤退的经历应该再丰富一次。至于它能不能回到岸边,起来把倒下的蜜蜂追下来,从现在开始致力于保持自己的甜蜜事业,我不能让它走,这样才能看到后遗症,不得而知。

收回目光,回归平静,但布袋和尚的诗句却出现在脑海里,你无法摆脱:“双手把绿植撒满田野,低着头也能看到天上的水。六条干净的路是路,但向后就是向前。”诗如清水,意如醒药。蜜蜂只知道如何前进,却不知道如何后退,所以它们几乎死于“被围困的城市”,死于老虎的虎口“。但是,人呢?

当时间忙的时候,绿色植物将被种植。这个周末,我们不妨回到稻田里,裤子和袖子。

骄傲

文/戴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美丽的森林里,有一只小蜜蜂,每天辛勤地采集蜂蜜,但他只能吃一点,认为每个人都对它不公平,所以他逃离了群体……

他先来到一个花园,然后和蝴蝶玩捉迷藏,然后和蜻蜓跳舞,然后让蚯蚓从土里钻出来……。他想:没有蜂蜜是快乐的一天!几天后,他厌倦了呆在花园里,所以他来到一个美丽的校园,在一棵柳树上休息。一个孩子看到了,打电话给他的伙伴。其中一个孩子说:“跟它打个招呼吧!”大家都同意后,跑上前问:“小蜜蜂,你怎么来了?”蜜蜂回答:“我出来玩。”孩子们又问:“其他的蜜蜂呢?”蜜蜂生气地说:“别提了。我一提到这件事就生气。我每天努力工作,只吃一点蜂蜜。对我真的不公平!”蜜蜂说着嗡嗡地飞走了。

在路上,他遇到了一个人。蜜蜂飞向那个人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男子抬头苦笑着说:“蜜蜂应该也很值钱吧!”蜜蜂惊呆了,以最快的速度逃跑了。蜜蜂累了,喘着粗气,但那个人仍在追赶它。蜜蜂真的飞不起来,重重地摔在地上,昏了过去。……这时,出来巡逻的护蜂员发现了,迅速飞到该男子身边,在他手臂上狠狠蜇了一下。那人痛苦地叫着,护蜂员趁机把蜜蜂带回了蜂箱。

当蜜蜂醒来时,它发现它已经被蜜蜂守卫带回了蜂巢。从那以后,蜜蜂每天都在努力工作,慢慢地,蜜蜂王国的蜂蜜大大增加,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40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