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亲情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小时候穿妈妈做的布鞋。那时候可以穿一双上海回力胶鞋,感觉特别有面子。皮鞋想都不敢想。只有在外工作、吃商品粮的人才可以穿。时光荏苒,当一双手工布鞋成为奢侈品,价格也不便宜。

不贴皮就做不成鞋。糊了壳的是布鞋的筋骨。没有这个筋骨,鞋子就很软,不仅外观不像,而且穿久了鞋跟也会软,鞋子也会被抛弃。

进入冬至后,妈妈会根据天气情况选择几个晴好的日子,开始准备做糊壳。我妈把破旧的旧衣服一件一件拆开,用剪刀把接缝处挑出来,剪成手帕大小的布片,一件一件铺在大腿上,然后浆洗干净叠好。然后从米缸里舀出两碗糯米,倒在家里的石磨里,一遍又一遍地磨,最后用极细目的筛子仔细筛出细糯米粉。选择一个温暖晴朗的日子,在一个大锅里煮开水,搅拌一锅热米糊。我妈妈总是不忘给我留一个小碗。这一小碗米糊里经常加一点芝麻和糖,这就是特色小吃。一碗普通的米糊可以让我期待很久很久很开心。

我让爸爸帮我拆了家里的一块门板,妈妈开始做糊壳。先用清水擦洗门板,然后用刷子刷上一层厚厚的米糊,将洗好的布片一片一片铺在门板上。铺一层,然后刷米糊,开始铺第二层。铺设第二层时,用布块压住第一层的所有接缝,这样做出来的外壳会更结实耐用。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布块都铺好,最后形成四到五层又厚又硬的布。干燥四到五天后,几层布被糯米糊牢牢粘在一起。妈妈用铲子轻轻地把它从门板上铲下来,得到了一块又硬又硬的大厚布。这块大布叫浆糊皮。母亲小心翼翼地把浆糊皮卷成一个大圆筒,放在柜子里备用。

第二年春节过后,地里没什么活了。从雨季到清明播种期,时时刻刻都在下雨,村里的妇女都被请去做鞋,聊天。我妈还会和几个好伙伴一起做鞋,交换新鞋,请教制鞋技巧。有时他们互相交流,用对方的浆糊壳。收鞋底的时候,中间放一层硬糊,鞋底就不容易变形了。要做鞋面,需要贴上外壳。它起着塑造的作用,就像人的骨骼一样。没有骨头,人就不能站立和行走。

母亲一生最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布鞋看不见水,看见水就烂。年轻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做鞋子很难,尤其是同伴邀请我们的时候。有时候我们忘了换布鞋就跑出去,带着泥水回来。回到家,妈妈会严厉批评,用炭炉给我们烤鞋。成年后听解晓东在《中国宝贝》里唱“最喜欢穿的鞋是那妈的千层底”,多少人唱出了心声。我看到一条关于一双鞋的信息。一双鞋的鞋底接近2000多针,一双鞋是4000多针。很难想象妈妈是如何用一根钢针和一根细绳把这个又密又乱的鞋底绑起来的。做这双鞋底要花多少力气,要折断多少钢针,还要在手上磨多少水泡!

我成年后参加工作,中午不能回家休息。我妈担心我会整天穿皮鞋不抬脚。虽然已经快六十岁了,但她坚持要在两年内给我做一双千层底的鞋子,这样我上班的时候就可以换了。每当我穿上这双鞋,就像妈妈和我在一起,一份爱永远支持着我,告诉我要站直,做好。我妈常说:鞋子离开了糊壳,就没有筋骨了,鞋子就没精神了。人也是,没有几根或两根硬骨头,不能称之为完整的人。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