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07-05)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二月,北京到处都是大雪

“世界上有那么多擅长钢琴艺术的人,赶快进宫吧,以后只为我演奏!”

“陛下,我的小丫头不才,这破钢琴曲是怎么进入陛下的眼睛的?请另找一个人。”我轻轻擦了擦琴弦,笑了。
“违抗皇帝的命令。你知道什么罪?来人啊,把它拿走!”

我跪在高阶下,衣服凌乱,脸色苍白,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慌。高阶之上,皇上看着我俊朗的脸庞,露出奸淫的面容。双脚被铐,脸上布满挣扎留下的伤口,血污如大雪中的梅花。

“玩吧,小美人。”

我纤细的手指在颤抖,触摸着琴弦,但这种技巧高超的音乐却在耳边响起,仿佛垂死的人在痛哭。皇帝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我叹了口气,抬头闭上眼睛,等待自己的命运。

“报社——龙干月将军求——”[/BR/][/H/]“让他进来。”
一个矫健的脚步从我身边经过,带着外面冷风的味道,我不禁瑟瑟发抖。

“干月见陛下。”
“免费。将军来了。为什么?”
“回报陛下,您就不用受陛下委托干一个月,也不用出一兵一卒把蛮子推回南吴。”
“好,好,快,快去拿奖励。”
皇帝瞬间从椅子上站起来哈哈大笑,但刚才那阴沉的表情一扫而空。
“遵命,陛下。”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你英俊刚毅的侧脸。就在你转头的时候,我仿佛在你清澈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狼狈。当你停下来的时候,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涌上心头。

“陛下,您是哪位?”

“只是恶业中的街头艺人。打倒她。”
“是。”

你扶我起来,一双大手有力却温柔。我突然想把它倒进你的怀里,但潘然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囚犯。我扯了扯嘴角,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

你把我带回了寒冷黑暗的监狱。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嘴里觉得苦。于光利,我看到你的手微微抬起,在半空中推迟了一会儿凝,又放下了。
当你起床时,你正要离开。我叹了口气,微微闭上眼睛,琴声响起,悲伤充斥了整个细胞。你停下来,转身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开。我靠在冰冷的墙上睡着了。

隐隐约约感觉伤口被触动了,我睁大了眼睛,嘤咛一声痛苦的旋律。你在释放我脚踝上的枷锁,我的眼里满是柔情。

“走,你不应该在这里。”
我摇摇头。
“你……”
“带我去你家。”

数百名士兵在将军府受训,你把我抱进了军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将军居然带了个女的回来……”

“当年北京很多富家小姐追求将军,他从来不真的看。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

“看起来挺迷人的。有没有用什么手段……”

“我想你今晚不想休息。……”你故意压低了声音。
“不要,General……”
“。那就不要去训练了!”

“是!!”
我不寒而栗,成千上万人的声音真的吓到我了。

“倾斜。”走进军部办公室,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我捂着嘴轻笑。
“女孩在笑什么?”你看了我一会。
“没想到将军府这种地方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肃。”
“Oh……”
“怎么了,将军”

“嗯?不,不。女孩,就叫我干月亮。”
“是的,我的小女儿赤萝,很荣幸认识您甘玥大人。”

我握着香椿,指尖像蝴蝶一样在弦上跳跃。这一刻,当一切归于沉寂,只有琴声如流水般飞出。

“女孩钢琴弹得不错,我很佩服她。”
“将军别拿我开玩笑。”

“你叫我什么?”
“?干月……”

三个月后。

“将军,这是你妻子吗?”一个士兵小心翼翼的问道。

“……”
“是。”你笑着回答。
我满脸通红,迅速地看了你一眼。一瞬间,似乎世界都黯然失色了”

“看来我们没有机会了。……”一群士兵黯然神伤。

次年2月

皇帝的生日。

你带我过生日,但在同样高的水平下,我的内心不再有当时的恐惧。我弹了一首歌作为礼物。皇帝想让我留下来,我摇摇头婉拒了,却答应经常在皇宫弹琴。

两个月后

敌人经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突然袭击,形势紧急。我没有留在办公厅打扰你,而是去法院了。

情况越来越糟,皇帝越来越不耐烦。当另一个重要的城市被打破时,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怒,揪着我的头发,像疯了一样大喊: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龙干月早就收了这附近的小国了。眼看我就要统一全国了,你为了我打乱了一切!一定是你,你这个祸害!”

“陛下,小姑娘,小姑娘……”
“你这婊子,快离开北京。再见到你就没命了!”

我跌跌撞撞地走出皇宫,脸色苍白,头发凌乱。

“姐妹们,这就是抢我们干月哥哥的女人。”

“哟,有点美,但是可以和我们比。”

“小贱人能力很强。…”
一群打扮漂亮的女人围着我。

“离她远点。”我猛然抬头,你的眼里满是爱和愤怒。
“啊,干月哥……”

“ Chilo,我们走。”

隔天晚上

我抱着钢琴走出皇宫,停在将军府门口。房子里的灯还亮着。从今以后,当你埋头伏案寻找对策的时候,你还会记得我吗?

我记得你看我的时候,你眼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深情。我想起了你把我抱在怀里时我心里安定的感觉。我记得很多事情。

想敲门的手渐渐放下。

“将军,如果你知道这个区别,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你知道我的小女儿再也不会爱上谁了。”

“你知道在这扇门外,你心爱的女孩正捂着嘴哭泣,但她害怕再见到你……”

“干月,退休。”

踩着月光,我离开了。
一个人走出北京,就像我来的时候一样。

雨下了又下,我就找了家餐厅住了一夜。

那天晚上醒来,我一个人爬上楼梯,也有夜风吹过我的袖子。
我再次抚弦。

“前年冬至伊始我们相遇,相爱了一辈子。
但是战争不请自来,爱情却以阴影收场。
今天是不同的一天,你和你的小女儿要靠自己了。
如果来世有再见,我不想做你的心上人。”

又一个冬至

据塞尔维亚境外报道,战争已经平息。

骁勇善战的将军龙干岳,率领数千将士突破盗贼王层层防守,夺得敌方首领首级。

但你付出的是你的生命。

如果那天皇帝不是太心急让你去打仗,而是耽搁了一会儿,等援军到了,这种惨烈的场面就不会发生了。

你躺在沙漠的海面上,风和沙像波浪一样一点一点掩埋你。你能想起我吗?

两个月后。

皇帝在他生日的前一天死在大厦里。
脖子上有一根银针,用毒淬。

银针尾部有一弯月牙。

一天后,一个女人死在一个普通的小巷里。
有人说她没有爸爸妈妈,靠弹钢琴生活。
有人说她武功高强,能飞檐走壁,性情古怪如兽。

还有人说这个女人在皇宫里待过,是皇帝的妃子。

“干月,我来了。”
“希望你今生来世再也不会想起我。”

———————————

后记——龙干月

“那天,我忙着工作到深夜,睡着了。我隐约听到门外有声音。我以为是风,就没理。”

“第二天,我找遍了整个宫殿,没有找到我心爱的女人,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匆匆赶到她在宫里的住处,发现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干净整洁。”
“突然转身,发现她挂在墙上的香椿不见了。当时我就知道她走了。”

“她什么都没说,但我明白我爱她胜过一切,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她过得怎么样。”

“我没精打采的回了综合办公室,总觉得被冷落。”

“我想,如果我赢了这个世界,我能完成我的使命回到我的祖国,和她过上好日子吗。”

“ Chilo,你一定,你一定要等我。”

——————————

后记——赤罗

“离开后就没回过家。改头换面之后,找了一条普通的巷子,建了一个普通的简陋住宅。一个人靠钢琴艺术生活,但也很淡定。”

“但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更关心国家大事,因为我爱的男人还在努力放下这个国家,然后回来陪伴我。”

“我试着日复一日的等待,却从未想过……”

“接到他去世的消息,我正在给他绣手绢,银针扎在手指上,却一点也不疼。”

“当时感觉整个世界一片黑暗,胸前巨大的压迫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止不住眼泪。为什么会这样……”

“后来的日子里,我从别人的话里把一切整理出来。皇帝,一个该死的人,上了杀手的名单,我的仇恨变成了毒,藏在这根银针的尖端。”

“皇帝死的时候,我杀了他。干月,我来了。”

“冥界的恶魔告诉我,要想记住一个人,就必须变成和他不一样的生物,永远不要谈恋爱。”
“我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只要能找到你,我长什么样都无所谓。”

“于是我变成了一只白狐。”

“今生,让我守护你,擦干月亮。”

——————————

他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我好像听过

“ Chilo,我爱你。”

后记——来世

一个16岁的男孩沿着田野里的小路漫步。他穿着白色的衣服,英俊的脸和星星在他的眼睛里。据说他从出生就知道世间万物,好像有一条龙从天而降。父亲过早去世,母亲给他取名龙干月。

他走了很久,隐隐约约听到旁边树上有动静,像个孩子在哭。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树,看到一只脚被割破的白色小狐狸。它蜷缩成一团,不停地摇晃。他的白发被血丝染红了。他捡起来,拿回去疗伤。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白狐在山上呆了很久,但他生性怕人。现在看到它温顺地躺在少年的怀抱里,真的很神奇。

两个月后,小白狐的伤已经痊愈,整天活蹦乱跳的跟着龙干月,其他人却不许碰它。

男孩看着远处的青山,叹了口气。

他把小白狐带到小路上,轻轻地把它放下。
“回家吧,小家伙。”

就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裤子。低头一看,发现小白狐狸正在咬他。

“怎么,你跟我走吗?”

小白狐扑进他怀里,人性化的点了点头。
“真的吗?太棒了!”

“小家伙,你有名字吗?”
“如果没有,……我给你一个。”

“奇洛,奇洛怎么样?”
“作为您的默认……”

“ Chilo,my Chilo……”

———END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7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