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前  网络短文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的家乡有两条河,一条是上游的祁阳河和沐阳河形成的小石河。一条是贺铸河,发源于镇巴幸子山。当地人不习惯这个优雅的名字,因为它的大小,所以叫它大河和小河。小镇蜿蜒在小河北岸脚下,小河在小镇尽头汇入大河口。

小河

河水比平时的山涧略宽,水深不超过膝盖,水下鱼的细石清晰可见。只有一个两米多深和房子大小的水池形成在河流的转弯处。当地人称之为“乌滩”因为它的水面颜色比较深,而且大部分都是以附近居民的名字命名的,所以沿河布置了一系列“张。

河面静谧,张羽宽阔的水面无声地流淌着。早上镇上醒来,女人们打开门闩,清扫庭院和街边,男人们晃着肩上的水桶在河里挑水,连续几次往水桶里装水……新一天的工作开始了。出售杂货和副食品的商店的碎片被卸下,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木制柜台。柜台上,除了一个装着五颜六色的水果糖果的大玻璃瓶,就是一个酒坛,上面压着一个糠红色的布袋子。嗜酒的人很早就来了,用一颗葡萄干来打两两瓶散装酒。这叫“在柜台下喝酒”偶尔。

就像世界上的一个小镇,学校是不可或缺的。学校位于城东的小山上,可以俯瞰整个城镇。校园中央有一桶厚厚的桂花。每到中秋节,淡红色的桂花就会绽放,整个校园都开满了芬芳的花朵。饭后,随着叮叮当当的铃声响起,学校的孩子跑出校门,老实的孩子直接回家,放下书包,背上背篓,上山或者去拾柴火或者拔猪草,而调皮的孩子则直接去河堤,在沙地上打沙仗”或者跳进柯家武滩玩水。

夏夜是最悠闲的。女人洗碗刷筷子,在涮锅里煮猪喂猪,男人收工。不同长度的凳子或椅子——都是矮脚、抖蒲扇、家长的短八卦,或者只是静静地听着夏虫的鸣叫和青蛙的呱呱叫声。孩子们总是焦躁不安,成群结队地在街上制造噪音。夜晚,小镇逐渐变得安静。只有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给小镇洒上一层银辉。街道两旁的石檐将月光切割成一条长条形的亮色在街道中心延伸,镇外的河水也细碎地击碎了流动的波浪,像两条平行的时间河流。不知疲倦的萤火虫在街上的光影间摇曳。

大河

如果说优雅美丽的河流是孩子们的天堂,那么充满急流和浅滩的河流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发源于幸子山的河流在米仓山峡谷里自由奔流,没有“风吹稻花两岸”的温柔,只有幽深的山谷和险峻的山峦。

春天,第一股桃花水可以用来航海。渡口口的河堤上堆满了茶菌、生漆、苎麻等山货。搬运机构的瘦子将这些物品打包装运,扎紧,顺流而下,进入任河、汉江,前往武汉汉口,卸在岸上,装上返盐煤油。在早期,没有道路,人们走遍了整个山区。到县城花了大半天时间,最快的方法是坐船。所以,在渡口,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细雨中,岸边拿着油纸伞的人在向远行的亲友告别,而远行的人则站在船头,拿着纸伞,劝诫一番,深深凝望,直到木船渐渐爬上悬崖,绕过团山,再也看不见了。方转身慢慢回家,微风中还隐约飘着。

夏天对青少年来说是一段艰难而快乐的时光。在烧石炭纪、做饭还是奢侈品的年代,这些小男孩们在假期的首要任务就是储存足够一整个冬天的柴火,于是他们每天早早起床,腰上夹着干粮、草鞋和砍刀(剁刀),去河上游的古寨子,两里半外,甚至十几里外的四季河,砍柴,中午的时候,把砍好的柴火和葛藤绑在一起。年轻人或者水质不好的人带着衣服走干路,剩下的走水路照顾河里的捆,胆大的干脆躺在捆上。漂到渡口,捡起那捆柴火,靠在岸边的大石头上暴晒。下雨时没有必要砍柴。河水下沉时,你会提着篮子去海滩捡洪水的树枝,这叫“捡浪渣”。如果你幸运的话,你可以捡起一个树干或树桩,你就会得到宝藏。

秋天到了,河水静了静了,不再有咆哮奔腾的气势,河底的巨石隐约可见。天空湛蓝高远,白鹭悠闲地盘旋在浅滩上觅食。这是一年中最愉快的时光。玉米断了,小米割了,红梗挖了,藏在地窖里。甜糯的八月瓜(一种野果)、酸酸的猕猴桃、红色的磨盘柿和黄澄澄的重磅梨为这个收获季节增添了更丰富的内容。

如今,全镇都搬到了几公里外的山腰。河的两岸杂草丛生,人很少。大河里建起了梯级电站,不时有被切断的危险。每家每户都住在这栋楼里,许多人也买了车,自用或跑去运输赚钱。我很欣慰,但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失望。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34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