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前  精选诗歌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北风悄然潜入,秋天已经是立冬。当人们还沉浸在五颜六色的秋景中时,立冬已经踩上了厚厚的落叶,迫不及待地要来了。

对于冬天,总有一种无法释怀的向往。作家冯骥才在《冬语呢喃》中写冬天最强的那些日子。房间里的热空气和窗外的阳光共同作用,融化了冰冻玻璃上的冰雪。它总是从中间融化,然后扩散到四面八方。通过这个奇妙的冰窟,他发现冬天的世界是最明亮的。作家冯骥才把自己无尽的思绪揉进了冬天,让人们意识到只有在冬天才能真正触摸到岁月的存在。冬天给文人带来闲适与优雅,文人的精致篇章让冬天的魅力无穷。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冬天给我们的印象是寒冷、单调、枯燥、乏味。在古代,人们把立冬作为冬天的开始。二十四节气说:“立定,筑始也”,又说:“立冬,最后,万物皆收!”意思是从现在开始到了冬天,所有的农作物都会被放在阳光下储存,一些动物也会躲起来冬眠。初冬的风带来一股寒意,带着一丝寒意笼罩着曾经五彩缤纷的元夜,随之而来的是冬天的寒风和冻雪。

在收获的袁野,没有庄稼和杂草,就像一个刚刚抚养孩子的疲惫母亲,她在短暂的休息中,默默地想着来年的奉献。树木落叶,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枝。北风呼啸着肆无忌惮地对着袁野一直保持着沉默。扎根在袁野的树更安静。他们手里拿着粗的或细的树枝,简单地环顾四周,一群麻雀在上面大叫和飞翔。荷花枝的黄色荷叶立在池塘里,倒影展现出优美的几何线条,宛如优美的旋律,随风摇曳,荡漾起难以捉摸的婀娜风韵。从心里吸入清凉的空气,胸中充满清凉的舒适感。天地之间,没有纷争,只有空旷的袁野,赤裸的村庄,深沉而漫长的寂静似乎凝固了。村里的街巷也稀疏安静,村里做生意的店铺也早早关门。往日的繁华场合,笑着笑着,似乎就在我们面前,又似乎很远。曾经熙熙攘攘的小巷里,老槐树下静悄悄的,风呼啸而过。经常坐在胡同口老槐树下的老人,在炉火边蜷起身子,絮叨旧事或打瞌睡。一大早,农夫/农夫眯起眼睛,脸上的皱纹溢出了难以察觉的喜悦。村里的三三两两的人出来,吸了口气,搓了搓手,走到自己的麦田里,蹲下来,抓起一把初雪捧在手里,嗅了嗅嘴唇,抖了抖,感觉踏实又舒服。初雪时,“黄昏山远,天气寒冷,房屋简陋。柴门狗叫,晚上风雪回家”。它使冬天更加安静。这位农民的家人用树疙瘩点燃了炉子。男女老少围坐在火炉旁,讲桑妈的故事和趣闻。他们没有更多的话题。他们的话题隐藏在村外积雪下的土壤深处。烧着的炉子炖着香喷喷的腊肉,巨大的红薯用炭火烤着。在冬日枝头覆盖的时光里,温暖缓缓荡漾,远方的村庄静静地沉浸在白纱包裹的世界里。

初冬是一个悠闲的季节。在我看来,秋天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农民们挂上锄头,再也不用忙于播种和收割了。牛被拴在窝棚里,用一壶酒暖暖身子,轻轻啜饮,慢慢咀嚼时光,享受冬天的宁静时光,慢慢品味初冬的充实,等待来年春天新芽的生长。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14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