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两棵槐树,一棵是国槐,一棵是刺槐。

槐花生长在记忆中,它是10岁以前的记忆,在故居庭院的西南角,靠着墙壁建造的猪圈的内墙的一侧。我从来没有问过爷爷或爸爸,这槐花被绿叶掩映了多少年。然而,从我记事起,它就蓬勃发展。巨大的树冠为快乐的老猪提供了阴凉,也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很多快乐,同时也让大部分庭院受益。不时有喜鹊、斑鸠、白头翁等鸟类出现。在树枝间飞来飞去,自由歌唱;夏天的蝉总是不知疲倦地、急切地尖叫。

在槐树的绿林树下,我咿呀学语,我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一些年纪大的人在猪圈墙外玩泥巴:我以前在土堆上打井;我有一次把土砸成碗,卡扣急剧下降,听着爆响;莲花或栩栩如生的猿类也被印上了从旧物品上买来的陶器模型。当年粮食和蔬菜紧缺的时候,奶奶用实用的冷水泡槐花煮。虽然味道不是很好,虽然吃了之后肠胃很重,但是味道和感觉到现在还是让我回味。后来因为家里穷,父亲把槐树卖给了一个做家具和东西的商人。刨树那天,我看着他们把一根大绳扔过树枝。我看着他们用鹤嘴锄挖出树根周围的土。我看着他们一起把我年轻记忆中高耸的巨人拖到院子里。我看着树贩子走后,父亲挖出了跟我小腿一样粗的气根,我看着父亲把树坑填平。从那以后,我的生活没有阴影。那一刻,高大的槐花深深地扎根在我的记忆里。

还在我故居院子里的刺槐,已经到了“和”的年纪。这棵刺槐是1984年改革后种植的。当时村长岸边有一些零散的地块,属于沟渠等地,没有肥力。为了鼓励人们种植或种植,该村承诺通过提高价格获得20年的使用权。当时一向循规蹈矩的爷爷,一反常态,在沟岸边承包了不到三个点。虽然很贫瘠,但总比没有好。在麦田打谷几年后,爷爷和爸爸因为碎石散落,种了几十棵刺槐。因为买的苗多,就在故居的院子里种了三棵树,一棵在院门口,一棵在猪圈外面,一棵在原槐树南边。

每到槐花香的季节,三棵槐树的槐花都开了,院子里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槐花香。月圆之夜,微风微送。这可爱的香味和皎洁的月光洒在脸上洒在身上,抹去了所有的烦恼,把我送进了仙境。看着月光,品味着槐花的芬芳,感觉“我隐约是梦中的客人”。后来,院子门口和猪圈外的两棵刺槐,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相继被刨了出来,除了院子西南角的这一棵,被我堵得极厉害之后还留了下来。

去年旧房改造的过程中,有人建议我用风水砍伐刺槐,也有人建议我从碍事的角度规划出这唯一的一棵绿树。然而,我固执地坚持要给我留下这个温暖的老朋友,因为它承载了我太多的记忆,有太多美好的联系。新房建成后,院子里也浇上了水泥。为了唯一的蝗虫,我用红砖筑起了一个世界的根。因为勤于浇水和灭虫等。,今年春夏,槐花比以往长得更壮,槐花比往年开得更旺,很少有多荚的。虽然看起来槐花不能满足我的胃,但看起来像一串槐花,非常可喜。

仲春时节,看刺槐有点寂寞。我从朋友那里移植了两棵核桃树陪伴他们。每次回故居小憩,两棵小树在刺槐的阴影下随风摇曳,相处得很好。在槐花盛开的季节,这两株小树也受到了槐花的洗礼。当时,他们是不是喝醉了,玩得很开心?不知道!

两棵槐树,一棵槐花,一棵刺槐,都在我心里舒展。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14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