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时前  心情随笔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木耙,一种常见的农具。秋天过后,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田野里,都需要拥抱柴草、树叶和食物。两个孩子打架,可以当武器,伤耙齿,伤不了人;姐妹俩提着柴筐,一柄一耙,在夕阳下摇曳行走;男人和女人长大后,郎骑着竹马,嗒嗒,嗒嗒,青春年少的美好回忆。

偶尔和同乡的老公聊一聊柴耙,聊那些用柴耙干农活的旧时光。我津津有味地欣赏它,它和昨天一样美丽。听说有两个在城里出生长大的女孩,耳朵斜着,眼睛睁得大大的,忧心忡忡,一句话也插不进去,不停地问:“什么是耙子?为什么呢?”

突然想起大画家齐白石和他的耙子。

其他著名画家多写松、竹、兰、梅树、山川、美女、花鸟虫鱼。谁能在宣纸上画柴耙,为它写诗?古今中外,大概只有齐白石。

在湖南农村以刻花为生的齐家木匠,因战乱离开家乡,闯荡京城,60多岁,重新开始,用没落岁月的改革之笔横扫京城,声名大噪。

红花墨叶,属于自己的一个流派,再也不会改变,却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祖籍:大家都笑我是乡巴佬,我想家到死。农村,无论多远,都在我心里;不管北京有多近,都只是一个暂住地。纸上写的还是老家。田园中的山水花草,水中的昆虫、鱼、虾、蟹,水中的蝌蚪、青蛙,岸边的水果、蔬菜、昆虫、鸣禽、牲畜。相似与不同之间,画得像个人,不媚俗,不欺天下。

50岁模仿古代,60岁改革,70岁不断超越自己。齐白石对湖南“乡巴佬”的乡愁情结,对衡越故土的深深眷恋,与日俱增。他把这种情绪完全渗透到了画笔中。

这晚年的笔墨柴耙,恰恰是白石年轻的农村农具的深深乡愁。情更浓,意更浓,在纸上,篆书般的大线条和七条短线条在画框中折射出中国绘画史上从未画过的柴耙。

拉耙子。老白石用正确的问题“倾诉了他对农具的深厚感情。他翻着旧箱子,把童年用过的东西都画了出来/[K13/]。感情还没结束,他甚至在左边写了一个新问题:“爪子不像龙和鹰,七块钱轻。进山不要带一丁点绿色,过了草地,梳鬓角也是绿色。松针散落在衡越路各处,枫叶脚下的亭子被半森林覆盖。孩子们经常在一起玩,想骑竹马。”

这位湖南湘潭“乡巴佬”拿着耙子,原本只是想“用农具的谱”传给我的后人,但这种欲望刺激了他的诗画独树一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树一帜,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一幅画。

如今,在农村,柴耙正成为古物,挂在闲置房屋的旧墙上,被尘雾掩埋。只有走进齐白石的柴耙架,在相似与相异之间,大篆般的线条和七条短短的线条,就像岁月的琴弦,看起来像一把弓,用心上下左右移动,与画家分享。

收割柴火、耙柴火,在庸人眼里,就是持有财富、金钱、财产和政府财富;在优雅的人眼里,文才是辉煌的;在想家的游子眼里,柴耙就是整个家乡乡村,拥抱着一辈子都不能抛弃的家乡风光和风土人情,是一辈子的财富,取之不尽的无价之宝。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12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