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时前  网络短文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初春的阳光像一只温暖的手,抚摸着西来宽阔质朴的脸庞。已经是中午了,越来越高的温度让裹着棉袄的赖的身体渐渐变得湿热起来。他打开衣服,让又黑又薄的肉暴露在阳光下,汗流浃背,热气扑面而来。

Xi整个上午都在市场里走来走去,但他没有看到任何让他喜欢的小猪。便宜的车身框架太差,车身泥泞,价格太贵。我辛辛苦苦把口袋里的钱掏了出来,但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他想再次参观下一届博览会。反正不远,就在那里。

快乐的日子不好过。我妻子前年肚子里长了个肿瘤。不到半年人就走了。她把积攒了半辈子的钱都扔了进去,还欠了很多债。他们只有一个女儿,正在上中学,明年就要升入中学了。除了家里地里种的庄稼,没有什么可以换钱的。如果孩子们去城市上高中,没有钱他们能做什么?家里的猪圈已经空了两年了。我喜欢买一只小猪放在猪圈里。我不用担心。年底能卖一笔钱,尼子的学费也够了。

太阳越来越亮,河边的柳树也长出了绿芽,黑土地上充满了生命的声音。路上没有人。几声鸟鸣落下,在地上反弹,然后突然飞走了。突然,Xi莱的眼睛亮了,他看到了一些让他心跳加速的东西。它是一只小猪。白色的小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步一步蹦蹦跳跳,像一颗耀眼的珠子,滑向西来。Xi愣在那里,小猪仰起头看着他,小眼睛深陷在肉里。仿佛空气凝固了,我能听到赖沉重的呼吸声。小猪哼着歌,然后让Xi清醒过来。他环顾四周,但没有人在那里。这是谁的小猪?它是怎么进入野外的?赖挥挥手想把他赶走,可是小猪摇着身子,腿脚却一动不动,眼睛还盯着他。快乐的心颤了一下,一股热流串遍全身。他蹲下身子,伸手去摸小猪,小猪像小狗一样顺从地低下头,让赖的大手捂住。赖的手在小猪光滑的身体上来回滑动,小东西哼哼唧唧,娇媚动人。开心的心立马就醉了,醉得一个都没有。

西来试图抱起小猪,它顺势把头扎进西来的怀里,嘴里的嗡嗡声变得急促而温柔。再来看看四周,除了阳光,一个人也没有。我喜欢把小猪抱在怀里,小猪滑溜溜的身体让它心跳加速。

猪圈里的小猪什么都觉得新鲜。它似乎很适应这里的气味,很满意。它一直仰着明亮的小脸看着莱,脸上满是感激。太阳下山的时候,赖破例让女儿煎两个鸡蛋,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坐在院子里喝。Xi有多少天没喝醉了?他不记得了。他平时喜欢喝几杯。酒不仅能缓解疲劳,还能娱乐人。当你开心快乐的时候,喝几杯就会有好的感觉。自从他妻子生病后,他就没碰过酒。现在他端着一个盛满酒的茶碗,久违的美好感觉重现。喝了一碗酒后,西来觉得有点头晕,突然在这种头晕中有一种淡淡的不安。不安来自小猪想吃东西发出的声音。毕竟这不是我自己的事。几代人以来,我一直很高兴回家。我被公认是一个善良善良的家庭,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昧良心的事。虽然小猪是在路上捡的,但离偷东西只有一步之遥。喝完之后,西来准备放生小猪。也许他能认出回家的路。站在猪圈门口,很高兴看到小猪已经吃饱了,睡得正香。白的身体在晚霞中像女人的皮肤一样明亮,耳根处的一颗明亮的痣就像一幅刻意的画。Xi突然想起了妻子胸前的痣。他已经摸过无数次光滑的痣了,然后他觉得心里醉了。进入圆圈,弯腰,用手触摸光滑的身体。小猪不醒,嘴里呜呜叫。这一刻感动的喜悦无法抑制,泪水顿时夺眶而出。现在他坚信这只小猪应该是他的最爱,就像他的妻子注定要和他生活在一起一样。

女儿走过来,看着父亲的痴心,会意地笑了。“爸爸,真漂亮。为什么不命名呢?”

“猪叫什么名字,尼子,你没地方学?”希来从心里喜欢这个懂事的女儿。没有母亲,她就像一个成年人。

“不像猪。充满气场,所以有……”

我没有出声,只是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姑且称之为……可惜。”

“ Xixi ……你父亲叫希来。是Xixi ……好,好。”

妮子笑得很灿烂。她知道爸爸误解了她的意思,但她认为叫喜Xi很好。关键是爸爸喜欢。她很少看到父亲有这样的笑脸。

一眨眼,就到了秋天。再过几天,地里的庄稼就该收割了。快乐小猪已经长成了大男孩,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它们的白色皮毛越来越闪亮。赖的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容。这个叫习的家伙成了他的大希望。到了过年,这头猪肯定会长到300多斤。按照现在的市场价,至少能卖到两千块。尼子的学费够了。妻子离开后,史蒂夫成了他唯一的希望。不管他有多努力,他都必须让史蒂夫去上学。只有当他上学的时候,他才会有未来。当然,如果你卖了一头猪,你必须养另一头猪,甚至两头猪,他会在他快乐的日子里有希望。想到这,赖深情地看着这头名叫喜的猪,看着它吃啊睡啊。猪似乎特别能理解主人的心思。西来一站在圈门口,马上就翘起短尾巴,翻着肥屁股。它脸上越来越臃肿的厚肉硬挤在一起,短粗的鼻子里充满了温暖的气息,嘴里不停地发出温柔的呼噜声。来到这里,我踏入圈子,伸出手摸摸它的头,哄一个孩子说一些爱的话语。猪的哼唱频率快,尾巴摆动得像紧似的,头肆无忌惮地扎进西来的裤裆里。我被喜悦感动了:这头猪在哪里?就像你自己的孩子一样。喜悦的泪水不知不觉溢出。看着闪闪发光的猪,西来真的怀疑自己过年会不会愿意卖。卖给屠夫,用刀捅一下,血就会像城里的管子一样喷出来。它还能这样轻声细语吗?它的头会被砍掉,它的身体会被劈成两半,一只活猪会变成一堆死肉。但不然,我们怎么能拿到钱呢?如果我没钱交学费怎么办?农民养猪。不就是为了等他们到了再弄点钱吗?想到这里,西来伸出手拍了拍猪头,其中包含着无奈和遗憾,更多的是一种安慰。猪不知道它的主人此刻在想什么。他只是更顺从地伸长脖子,充分享受主人的温柔。

当第三个梨走进院子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在山后面了,天空开始暗淡下来。

三个梨是村文书。他的头有点特别,尖尖的,脸颊鼓得像个梨。尤其是头发,总有一绺直立在风中晃来晃去,就像一个梨柄。他是家里的第三个,村民们从小就叫他李三。黎姿不知道几句话。因为他的哥哥在村里当秘书,他给他找了一份文员的工作。图为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吃喝。

三子走到猪圈,看见来蹲在那里,脸上的笑容开了,两颊更宽了。

“好肥的猪!”

Xi愣了,急忙站起来和三梨说话。

第三个梨还在盯着猪,盯着。“至少有200多斤。看,多胖啊!”

两人坐在院子里的老榆树下,赖掏出烟袋递给。三个梨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剪得整整齐齐的纸条,抽出一张,熟练地卷了一支烟。

赖的女儿已经从学校回来了。她泡了一壶茶,带到这里。

“ Nizi越来越帅了。变化真大!”三个梨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透过烟雾看着史蒂夫,他头上的那绺头发不停地颤抖。妮子微微一红脸,给他们斟满茶,回屋去了。

“西来大叔,猪喂得好。你是春天买的吗?”

“ Ah ……啊,啊。”我很高兴来不来,但我在点头。

“这个猪胚胎不错。花了多少钱?”李三又拿了一支烟。“这支烟很烈,味道也不错。”

“ Ah ……是的,不贵,不贵。”

三个梨把烟卷进扩音器,用手抚摸,捏了捏调头上的麻花,拿出打火机点燃,慢慢喝了一口。

“那天你买完猪回来,我在路上看见你了。”

“……这……不可能是真的吧?”希来从嘴里掏出油烟袋的嘴,“我没看见你……”他试着回忆,“没人。”

“你没看见我,但我看见你了。当时我正蹲在路边的水沟里。”

Xi的脸又冷又白。

“我能清楚地看到你抱着小猪有多开心,你的脸笑得像朵花……只有我,没有别人。”

“来,来,大侄子,喝茶。”西来给三个梨倒满茶,递过烟袋,“抽烟。”

三个梨和香烟。

“妮子,炒几个鸡蛋,然后在门市部买瓶酒,我和大侄子喝一杯。”

圈里的猪一天比一天好,梨一次比一次来的频繁。来了就喝茶抽烟喝酒满脸笑容。喝茶,抽烟,喝酒,吹嘘肥猪。幸福的脸上总有比哭更丑的笑容。

Xi莱的心越来越重,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存了几个月的鸡蛋不见了,猪圈旁边还躺着一堆酒瓶。我感到心里隐隐作痛。圈里的猪一天比一天胖,在他看来,它们的体重一天比一天减。他看着猪说,你,不管你有多大,你能吃几天?你这个恶魔!另一方面,他又止不住的恨自己:老许家世世代代都是我们自己人,从来没有做过偷鸡摸狗的事情。这是怎么发生的?那天你为什么变得贪婪?要是丢猪的人来找就好了,不如把猪还给别人。半年后,猪已经长得很大了,年底就能看到钱了。没有什么能半途而废。明年,史蒂夫还在等着钱交学费。

秋天下午的太阳仍然很热,热得像烤箱一样。赖一大早就去西乡给倪子大嫂子过生日,剩下倪子一个人在家过暑假。天气干燥,人也干燥,尼子汗流浃背,浑身不自在,就掩上门,从院子的大缸里舀了一盆温水,在小屋里扒了衣服。

理子的耳朵像狗一样有灵性。当他走过西来门口时,听到了水声,正确判断是一个女人在洗澡。他推开大门,却没有门闩,心里窃喜。早上,在村口,他遇到了要去西乡探亲的来。当时他以为今天酒喝少了,没想到还有更好的等着他。三个梨爬进院子,水声很大。他就像一条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突然撞开了房子的门,房间里立刻传来尼子刺耳的叫声。

赖喝了很多酒,走了很多路。他晚上睡得很香。如果早上猪拱门的声音没有吵醒他,他还是不知道自己会睡多久。当他起床时,他心想,岁月不饶人。人过五十就真的老了。猪拱门的声音越来越大。赖大叫:“尼子,你怎么不喂猪?”

史蒂夫站在他家门口,眼睛红肿。

“史蒂夫,你站在那里干什么?你没听到猪拱门吗?又饿又胖,明年我给你什么交学费?”

“做不到就做不到。你这个死猪,就饿死吧!”

“你好,你好吗?”西来发现了女儿的异常。这孩子从不顶嘴。“怎么了,史蒂夫?”Xi·赖走到史蒂夫面前,他看到了女儿红肿的眼睛。“哭了?为什么呢?”

“爸爸,说实话,这猪是不是被偷了?”

Xi愣了,呆呆地站在那里。

“说吧,爸爸,对吧?”

“是……不是,爸爸在路上捡到的。”

“谁信?活泼的猪,让你捡?”

“那个来自李三的狗娘养的告诉你了吗?”

史蒂夫的脸突然变得苍白,眼泪顺着脸颊哗哗地流下来。

Xi突然明白了什么,“史蒂夫,那个狗娘养的欺负你了吗?”

妮子不吭声,她走到猪圈,摸了摸门边的一根木棍,又用脸狠狠地打了猪圈门上卡住的那头猪。曾经,曾经……“杀了你,杀了你,该死的猪!”

“说,他对你做了什么?!”西来喊得几乎失控。

“他摸了摸我的全身,呜……”尼子把棍子一扔,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这驴操!三个梨,操你祖宗!”

一眨眼,就是腊月了。三个梨碰了泥子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赖家。赖心想,这狗娘养的知道他不敢来,我早就把这狗娘养的再夯死了!

Xi的心慢慢变好了。

明天是腊月二十,是除夕的时候了。西来知道他的猪应该卖掉。他已经打听过市场了,今年猪卖了4块81斤。这头猪至少有400斤,卖了两千多块。一年的辛苦和屈辱都过去了。他走进猪圈,蹲下来,让猪和他依偎在一起,静静地呆在那里。猪似乎明白主人的意思,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所以他的眼睛仍然看着赖,好像他有一千句话要对他说。过来拍拍猪的头说,我心里知道你想说什么,但其实我舍不得你。这就是命运。开心到动了真情,几滴浑浊的泪水滴落在猪耳后的痣上。

第二天,西来刚吃完早饭,一辆吉普车突然停在他家门口。从车上走下来,有两个长得像政府官员的人,后面跟着村支书李三梨。

几个人走进院子,其中一个说:“我们是乡司法所的。你快乐吗?有人起诉你,说你把别人的猪带回家占为己有。是真的吗?”

我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那头猪,李三梨,你可以去找。”

说着几个人向猪圈走去。

“只有这个吗?”

“是的,是的。”三个梨点点头回答。

“哦,我耳朵后面有颗痣。”演讲者转向Xi,“给我讲讲。”

Xi终于恢复了理智。他疯了,跳上猪圈的门。

“三个梨,你个狗娘养的,我养了整整一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11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