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前  灵异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今天是2017年7月29日。今天早上,我在上海大厂教堂参加了洗礼,这意味着从那以后,基督一直是我心中的主,这使我的罪死了,我的灵魂复活了。当我从水里出来时,我是新造的。在耶稣基督里,过去已经过去,一切都变成了新的。

今天早上4点10分,我和妈妈从苏州北站坐火车到了上海北站。在这列火车上,一个大约30岁的戴着白色宽边帽的女人坐在我的后座上,和一个和我一起旅行的女人谈论着相信上帝。在交谈中,我听到他们在祈祷,他们提到了以赛亚。后来我妈也听到他们说信主。

到达上海北站后,我和妈妈下了车,去地铁3号线和4号线的售票处买了两张去中长路的地铁票。地铁3号线将带我们去镇平路站。我们在镇平路站下车,换乘地铁7号线到达中长路站台。到了中长路的站台后,我和妈妈去了旁边的凳子上吃早餐,那是前一天的八宝粥。还有包子。

今天早上上海的温度没有那么热。乌云经常遮住天空中的太阳,这样太阳就不会那么热了。

和妈妈吃过早饭后,我们步行去了大教堂。天上的太阳又出来了,但是温度没有前一周那么热。

到达上海大厂教堂后,我们去教堂参加预洗礼仪式。唱诗的姐妹们在教我们唱与洗礼有关的赞美诗。这次有70多位兄弟姐妹在上海大厂教堂参加了洗礼。唱完赞美诗,我们闭上眼睛祈祷。我静静地闭上眼睛,清空思绪。这是我在教堂祈祷的方式。另一位名叫张的牧师姐姐宣讲洗礼的意义。还有一些洗礼的例子。这让我很感动。我说的话引起了我内心的共鸣。张的牧师姐姐是下一个给我们洗礼的牧师。

洗礼开始的时候,稍微摸了一下,我就走到了沉浸池。首先,我的兄弟们接受了洗礼。洗礼的顺序是十人一组,然后我走到沉浸池。参加洗礼的弟兄们都脱下了鞋子和拖鞋,脱下了手机、手表等电子设备,放在一边,准备迎接教会。进入浸泡池时,赤脚进入浸泡池,将拖鞋交给服务员,服务员将拖鞋放在离浸泡池一侧,浸泡后穿上。我们所有参加洗礼的兄弟姐妹都带来了换好的衣服和鞋子。即将受洗时,张牧师的姐姐和另一位牧师的哥哥站在浸池中。张牧师的姐姐高举右手,左手扶着受洗的兄妹,另一个牧师的哥哥也是如此。洗礼开始,张牧师的姐姐举起右手问道:“某某兄弟姐妹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你们的救主吗?”回答:“我会的。”后来,张牧师把右手放在受洗兄弟姐妹的头上,以圣子、圣父、圣灵的名义说:“施洗某某兄弟姐妹。”受洗的某某兄弟姐妹说:“阿门。”同时,在张牧师和另一位牧师的哥哥的命令下,受洗的兄弟姐妹们自始至终都沉浸在浸池中,没有留下来的人再次站起来,在主持人的帮助下走出浸池。

轮到我的时候,我走进了浸礼池。我把通知给了浸礼会,酒保给张牧师看。张姐姐和另一个牧师哥哥一手挽着我的胳膊。张姐姐举起右手问:“刘景山师兄,你愿意接受耶稣基督做你的救世主吗?”我回答:“接受。”一起挽着我胳膊的牧师兄弟说:“说我愿意。”所以我说:“我愿意。”然后,张牧师的姐姐把右手放在我的头上,发誓:“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给刘景山师兄施洗。”当张牧师的姐姐打开誓词时,一起挽着我胳膊的牧师兄弟们小声对我说:“你要说阿门。”所以,在张牧师的姐姐发过这句话之后,我说:“阿门。”这时,张牧师姐姐的右手和张牧师哥哥的左手把我的头按进了浸泡池,然后我把头伸进了浸泡池,从浸泡池中站了起来,没有停下来。服务员把我扶到浸泡池的出口。我穿上拖鞋,去更衣室换衣服。至此,我已经完成了沉浸。

之后,我们所有受洗的弟兄都换了衣服,坐在原来的座位上。当时,张牧师和另一位牧师兄弟已经开始给他们的姐妹施洗,我们可以在礼堂的屏幕上看到他们在施洗池受洗的场景。

姐妹俩受洗后,举行了水礼。一些年龄较大的学生或一些不适合洗礼的姐妹接受了水仪式的洗礼。一个神父端着水盆,长老举起右手问:“某某兄弟姐妹,你们愿意接受耶稣基督做你们的救世主吗?”受洗的兄弟姐妹回答:“我愿意。”长老举起右手宣誓:“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为某某兄弟姐妹施洗。”然后,长老从盆里拿了一些水,放在受洗的兄弟姐妹的额头上。兄弟姐妹说:“阿门。”

所有洗礼完成后,我们所有参加洗礼的兄弟姐妹都再次拍照,此时,天堂的生命册上有70多个永恒的名字。

今天的日记到此结束。愿更多的人有机会早日接受救主耶稣基督的洗礼,让他们的名字也能被记录在天堂的永生册上。这是我的愿望。我在这里以主耶稣基督的圣名向我的天父祈祷。不为别的,只为让更多的人在阅读我的记录后被圣灵感动,他们会以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义受洗。

阿门。

2017.7.29

今天是2017年7月30日。然后,关于昨天的洗礼,经过昨天的洗礼,我们所有参加洗礼的兄弟姐妹,在拍照和怀旧之后,都回到了彼此身边。在回来的路上,每一个参加洗礼的兄妹都去领一份礼物,那是一片面包和一瓶矿泉水。收到礼物后,我和妈妈走到中长路地铁口,准备坐地铁回上海北站,再从上海北站坐火车回苏州。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一起参加洗礼的哥哥开着一辆宝马SUV停在教堂外开车出去。我对妈妈说:“基督教是穷人的宗教。有钱人来受主耶稣基督的洗礼吗?”母亲说:“有钱人也需要主耶稣,主说:“赚了天下,赔了自己的命有什么好处?””

教堂西门外,奔驰SUV驶出,两个老姐妹提出要把哥哥的宝马SUV带到火车站。妈妈也去玩了一把,准备把哥哥的宝马SUV带到火车站。我不想坐那兄弟的宝马SUV。我一个人往前走,然后我妈妈过来了。我和妈妈一起走到中长路地铁口。

在路上,我们遇到一个一起受洗的姐姐,吃着面包,喝着水,她妈妈和她聊天。根据对话,这位一起受洗的姐姐在东方国贸经营一家美容院。她在上海已经20多年了。她的家乡是安徽。她27岁时离婚了。现在她还四十多岁,还没有再婚。她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她的家人信主,她也信主,现在她受洗归入主。

一路上,天空下着一点小雨。和这个妹子聊了一路后,妈妈来到了湖泰路附近的十字路口,妹子和我们说了再见,谈话就此结束。

我和妈妈过马路,来到中长路地铁口。我妈妈买了两张去上海北站的地铁票。我们坐地铁7号线到了镇平路的地铁站台。当经过中途站时,两个漂亮的女孩站在我面前。其中一个穿着黑色t恤和黑色裤子,膝盖上有一道裂缝。这个女孩身材苗条,留着头发,脸上化着浓妆。粘在她眼睛上的假睫毛又长又妖艳。有一个美女站在我面前,我的心情时不时的激动。偶尔会盯着美少女的眼睛看,哈哈,可惜都是陌生人。

当我们从地铁7号线换乘地铁3号线和4号线时,走廊的屋顶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原来下雨了,玻璃门外可以看到地上的雨。

当我们到达上海北站时,雨停了,这个地区下了很多雨。太阳半开,温度让人感觉闷热。

妈妈做了两张去苏州北站的火车票,中午12点28分开出。我们在候车室,妈妈给我做了一袋方便面。当时觉得饿了,妈妈就买了一盒方便面吃。吃完方便面,我们去办理火车车厢的登机手续,那是10节车厢。车厢里的一位空姐大概二十四五岁,活泼可爱,笑容可掬,性格外向,健谈。第一次见到她,发现2009年我和她在滨海中学读三年级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叫尹海玲的同学,这个空姐和她有些相似。当时我在高三五班,班主任是当时教我们政治的王新峰。所以,我不得不感慨,青春的奔涌和生活的艰难。

火车即将到达苏州北站时,我们站在10号车厢的出入口下车。活泼可爱的空姐站在旁边,另一个男空姐站在旁边。两人说说笑笑。有乘客问活泼可爱的空姐鹰潭是不是江西人,空姐说是江西人。乘客还问空姐是不是江西人。空姐笑着说她是江西人。男空姐笑着对乘客说:“呵呵,她是江西人。江西女人长得像她吗?”乘客也笑着说:“对,她的口音是长沙。”空姐笑着说:“对,湖南。”乘客又问乘务员:“我以为你们车上的乘务员都是江西人。”空姐说:/“不,他们是各地招聘来的。他们怎么可能都来自一个地方?”有句老话叫向梅风情万种,湖南的女人真的是活泼可爱,给人一种温存深情的感觉。

下火车后,我和妈妈来到苏州北站北广场的自动扶梯旁。我站在旁边抽了根烟。后来我们去了地铁4号线的入口,拿到了两张去同里的地铁票。起初,我把20美元的钞票放进纸币槽,但我没有拿到票,也没有拿到零钱。所以,当我看到它时,我意识到只有五美元和十美元的钞票可以放入纸币槽。妈妈找到了客服,客服给了她一张十元的钞票和两张五元的钞票。换了另一台自动售票机,买了两张去同里的地铁票。苏州北站到同里的地铁票价是7元。

当我到达地铁7号线的地铁车厢时,当我看到大约有24站才能到达同里时,我的心情瞬间变得很糟糕。二十四个网站,真的很刺激。

将近50分钟后,地铁到达同里,我们下了地铁,走出地铁口,来到金童大道甘泉路口,乘坐725路公交车到同里汽车站。同里地铁口的建筑古色古香,通往公交车站的走廊上排列着朱红色的木栏杆,走廊的顶端歪歪扭扭。周围分布着3322株竹子,相当优雅。

公共汽车来的时候,我们走到门口,上了公共汽车。有一对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夫妇和他们的孩子坐在公共汽车上。他们的两个孩子是女孩,一个是八九岁的孩子,有着蓝色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这两个女孩真的很漂亮,而她们的妈妈看起来相当胖。那个外国男孩坐在他母亲旁边的座位上。他妈妈用手指抓伤了外国男孩的肩膀。那个外国男孩僵硬得不敢回头。

在大同里石牌楼站,老外下车了。开了几分钟车,到了同里汽车站。我和妈妈下了车。我们下车的时候756路车来了,所以我们没有等就上了756路车。

到了金家坝汽车站后,我们下了车,我和妈妈坐了一辆客运电瓶车去了爸爸原来工作的宿舍,因为爸爸6月份的工资可能已经发了。当我到达父亲工作的原宿舍时,父亲正在吃饭。我们得知父亲的工资第二天就要发了,工资金额已经降到了5600元。和我住了一段时间后,我妈妈回到了租来的房子。我打开空调,吹凉了空调,一天的疲劳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早上五点左右,我妈开着电瓶车去屯村以前的出租屋还房,然后把剩下的一些东西带到了金家坝的出租屋。中午,妈妈去了爸爸工作的新工厂,等着爸爸下班拿工资。我父亲的工资是下午两点左右发的。我妈拿了我三千块钱的工资,拿了三百块钱作为回巴丹老家的车费。至于我,我在金家坝这里看电子书,今天在那里租房子。今天我的手机没有话费了,所以在给话费充电之前,我得看电子书,而不是在微信上聊天。有时候无线网络比较畅通,就用无线网络看了一些基督教的灵修书籍,把具体内容复制粘贴在今天的日记里。

之后我妈领了工资回来,回来烧了点丝瓜汤,午休。下午五点多,我妈去了金家坝街道,给我手机充了50块钱。

至此,萦绕在母亲心头的父亲工资,以及之前在屯村租房的事,都不再是问题。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超越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cpes.com/305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